如果搖滾不再瘋狂,不再憤怒,不再歇斯底里地呐喊,你還會認為那是搖滾嗎?   

阿信的回答是:“不同年代對搖滾樂會有不同的定義,如果說上一個時代搖滾樂的精神是對抗的話,那麼這個時代搖滾樂的精神應該是溝通。我們認為現在的搖滾可以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握緊拳頭,張開雙臂擁抱大家也許會更好。”   

儘管還有一些人對五月天的搖滾有著異議,對五月天的阿信不以為然,但當事人依然處處宣言:如果搖滾是對世界的顛覆,那麼我們是對搖滾的再顛覆。   ]

這是個狂人,也是個癡人。——射手座的人自由浪漫,他們是一群無法被束縛、不肯妥協;同時又具備人性與野性;精力充沛且活動力強;有著遠大的理想,且任何時候也都不會放棄希望和理想的信念主義者。   

可不,他推出了自己的搖滾詩集《happy. birth. day阿信·搖滾詩的誕生與轉生》,把自己這些年來所創作的歌詞,脫掉音樂的包裝,以詩的體裁結集成書,盛裝上市。歌詞結書,這幾乎還是國內首創,讓人不禁為他捏把汗。而事實上我們的擔心純粹多餘,阿信要遠比我們樂觀自信得多,他還計畫出第二本書、第三本書……更希望自己能得到詩人、作家的稱號。  

Ppurp421C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